网购时代网红引导作用明显

  中金在线”开幕在即,各大电商平台摩拳擦掌,但低价与折扣对互联网用户的吸引力已不复从前,“时尚”成为新的消费需求。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多位网红店主了解到,低价、促销等手段并不能成就“爆款”,对于主力95后买家来说,满减的价格优惠或许能提高销量,但时尚、潮流才是粉丝们最关注的主题。

  近日,美丽联合集团通过对蘑菇街、美丽说、淘世界等旗下女性电商平台大数据的交叉分析,以及结合平台有效问卷的调查统计发布《中国互联网时尚报告》(以下简称“报告”),对互联网时尚进行多层次的解读。

  报告显示,大牌已走坛,消费者对国际大牌不再仰视。时尚消费者在国际大牌上的花费占收入比例,相对于去年同期,整体下降三成。消费者对时尚的态度趋于日常化,开始尊重自己的审美偏好,相信时尚由我定义,时尚从“他定义”时代进入“我定义”时代。

  对于流行的选择,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网红是表达的一种形式,流行由自己定义。数据显示,至2018年中国网红产业规模将超1000亿元,而电商仍会是网红产业主要变现渠道。此外,38.6%的受访者表示更相信网红直播穿搭时看到的效果。网红成为时尚“我定义”的重要推动力。

  “在对平台用户的问卷调查中,41.7%的人认为大牌不再是时尚的定义者,而更相信自己的喜好和选择。”美丽联合集团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。

  互联网的不断发展,跨国电商的不断完善,让大众对时尚信息的获取渠道变得越来越多元,购买渠道也得到了拓宽,从前“欲买无”状况已然消失。当大牌不再是难以触及拥有的标志商品,很多人对拥有大牌的执念也被冲淡。加之,大众对时尚信息的获取渠道越来越多元,更多的品牌进入大众视野,品牌、设计师品牌等小众品牌,越来越受到追求个性与时尚人群的青睐,极大地冲刷大牌消费所占的比重。

  如今,互联网购物已成为一种消费习惯,获取和判断互联网的时尚信息成为消费者新的门槛。由于网红特殊的草根群体特征,以及直播的平民化,使得观众很容易产生“网红即我”的代入感,“网红穿着好看,那我穿也好看”成为很多人选择网红渠道购买时尚商品的原因。

  除可观导流作用,网红对时尚的引导作用也不容小觑。据统计,所有走进直播间的用户,有超37%的几率被成功“种草”,而77.4%的95后信任网红推荐更多于明星代言。而由于二三线城市对互联网时尚信息的强依赖,这个数值在二三线城市会更高,网红对小城市的时尚引导作用尤为明显。

  此外,网红直播也出明显的地域特征。在时尚消费类直播中,杭州作为国内的“电商之都”,集聚的电商类网红数量排名第一,蘑菇街上大量有着巨大粉丝群体的网红(例如敏恩),工作、居住都在杭州。同样是电商基础深厚的广州,网红聚集度排名第二,上海与反而排名位于杭州、广州之后。

  2016年,网红及直播成为现象级电商模式,网红店铺的导流作用迎来爆发,成为各大电商平台新的营销手段。定位于时尚女性电商社交平台的蘑菇街,通过“网红+直播+电商”模式不仅能让产品展示更直观、立体,还可以帮助红人店主实现快速、高额的商业变现,同时还能输出时尚价值观。“当网红个人标签得到持续凸显,网红的力量将不再受限于店铺,网红品牌将逐渐形成,我们会迎来真正的黄金时代。”美丽联合集团CEO陈琪表示。